卡城促統會組團參觀訪問中國抗戰紀念場館之四

促統會秘書組

1937年7月17日,7.7盧溝橋事變後第10天,蔣介石發表著名的《廬山抗戰講話》:“和平未到根本絕望時期,決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

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七十七年過去了,這番話語,依然叫人心情沉重。

優秀的講解員娓娓道來,我們細細品味,深深被抗日英烈們拋頭顱,灑熱血的大無畏精神所折服,大家感嘆當時條件之艱苦,慶幸今天的我們是如此之幸福,幸運。讓我們駐足在這裡,緬懷英烈,牢記歷史,勿忘國恥。

正面戰場館共有三個單元:
第一單元“抗戰緣起” ,簡要介紹1931年至1937年國民政府從避戰到抗戰這段歷史,重點介紹部分愛國將領的局部抗戰。中華民族的抗日戰爭,是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社會各階層廣泛參加的一次民族解放戰爭。它始終存在著兩個戰場,即共產黨領導的對日作戰敵後戰場和國民黨領導的對日作戰正面戰場,兩個戰場在這次全民族的抗戰中相互配合,相互支援,做出了艱苦的努力,付出了巨大的犧牲,最終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
第二單元“正面戰場” ,主要以國民政府軍隊在抗日戰爭中悲壯的二十二個重大戰役為主要展示內容,真實地重現中日軍隊對決場景。國軍在正面戰場打得最為慘烈。那些在正面戰場上為了民族獨立而英勇殉國的國民黨愛國將士的精神,令人崇敬不已。這裡面有蔣介石簽署的抗戰手諭,抗戰軍歌,抗戰勳章和繳獲日軍的槍支彈藥等,

第三單元“空中禦敵” ,展現了當時空中戰場的艱難殘酷,和我空軍敢於以小搏大,以弱戰強的無畏精神

 

(三)參觀四川成都市安仁鎮參觀建川博物館聚落

11月21日,全團由上海飛成都。抵達成都時已經3點多了,坐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我們來到了偏遠的,位于成都市,大邑縣的安仁古镇的“建川博物館聚落”。它是一個民間性質的博物館,其舘訓是《爲了和平,收集戰爭》/《爲了未來,收集教訓》/《爲了安寧,收集災難》/《爲了傳承,收集民俗》,其寓意非常深刻。

這個宏大的博物館聚落佔地面積500畝,建築面積近10萬平方米,擁有藏品800餘萬件,其中國家一級的文物329件。分為“建設國家” , “抗日戰爭” , “民俗” , “紅色年代”四大系列,計劃建30餘座分館。目前已建成開放的就有25座場館。還有茶館餐廳,紀念品店。是國內民間資本投入最多,建設規模和展覽面積最大,收藏內容最豐富的民間博物館。

我們的航班到晚了,時間只允許我們參觀國軍抗戰的正面戰場館和兩個“廣場”。“正面戰場舘”與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的“中流砥柱舘”為鄰,取意國共合作抗擊日軍之意。其建築面積為1299平方米,是一座白色的方形建築物。該館通過文物,圖片,歷史資料再現當年抗日戰場。這是大陸唯一一座紀念國民黨領導的抗日軍隊歷史的博物館。

在“正面戰場館”正門前,矗立著一尊全副德式裝備的國民革命軍士兵的雕像,他是抗戰時期成千上萬國民革命軍的縮影。走進大門,拾階而上,狹長通道兩邊的牆上都是英烈們的遺照,有許多我們在書報,雜誌和影視作品中熟悉的名字如張自忠,戴安瀾…他們都是抗日戰爭中殉國的高級將領。登樓後的正面墻面是蔣介石作廬山抗戰宣言的巨幅圖像

在展廳内展示著中國共産黨主席胡錦濤和中國國民黨名譽主席連戰先生的語錄。胡主席說:“。。。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産黨領導的抗日軍隊,分別負擔著正面戰場和敵後戰場的作戰任務,形成了共同抗擊日本侵略者的作戰任務,形成了共同抗擊日本侵略者的戰略態勢。。。給日軍以沉重的打擊。”連戰名譽主席說:“。。。上千萬的中國軍民犧牲了生命,不是為哪一個黨,是為中華民族犧牲了他們的生命,是為這個民族的生存,發展,尊嚴。。。”

在八年抗日戰爭中,國民革命軍與侵華日軍進行了22次大型會戰,
1,117次重要戰役和 28,931次中小戰鬥,消滅日軍100餘萬人。中國方面更是傷亡慘重。軍隊傷亡的將士達3,211,419人,內含206位將領。他們為國捐軀,對抗日戰爭的勝利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國人永遠不會,更不應該忘記他們。如此眾多的高級將領的戰死,足可見中國的八年抗戰是多麼的慘烈!

 

 

我們在“正面戰場舘”看到了老兵後代杜融先生捐贈給建川博物館的文物和老照片, 其中有駐印度武官處的杜武武官手持廣播稿,用華語宣讀《中國政府致全球華人的勝利文告的照片。這是中國軍人首次在外囯的廣播電臺用華語向全世界廣播。還有原中國遠征軍新38師特務連連長葛琪少校騎馬挎刀的照片;曹宏傑先生的父親,曾任美軍顧問翻譯官的曹德模少校的照片被並列放在一個櫥窗內。同時還有〈加拿大卡城文化社》紀念抗戰勝利的《攀登》雜誌,打開的那一頁是葛琪先生寫的《我在中國遠徵軍的日子裡》一文。
由於時間短,內容多,待我們看完這個展館時,時間已經早就過了關門的時刻。
工作人員安排我們坐電瓶車轉赴“抗戰老兵手印廣場”,廣場前樹立著一塊石碑,書丹鐫刻著“國人到此,低頭致敬”。中國老兵手印廣場佔地面積3000平方米,矗立著一面面佈滿鮮紅手印的玻璃幕牆呈V字形,寓意勝利,展陳4千餘名經歷過抗日硝煙的倖存老兵用他們顫抖的手留下的印跡,它們的主人,都已屆古稀之年,他們中年齡最大的九十九歲,最小的,也已屆八十餘歲。這些掌紋清晰,手指嶙峋的右手,曾經握過大刀,長矛,投擲過手榴彈,埋地雷,扣過扳機
…。

遙想當年,正是千千萬萬這樣的老兵,用自己的雙手阻擋住了來勢洶洶的日本侵略者,力挽狂瀾,扭轉乾坤,這些功勳卓著的手怎樣在歷史上長留下來,以表彰衛國勇士,警示後代,這是建川博物館修建手印廣場的目的。
每塊手印玻璃牆寬約1.2米,高約2.6米,採用腐蝕鋼化玻璃將老兵手印表現出來。小林寬澄是唯一在老兵手印廣場留下手印的外國人,他是參加了反戰同盟的日籍八路軍戰士,現任日本八四會會長。
然後我們走到“壯士廣場”,參觀以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為主題,由朱成,譚雲等三十多位雕塑藝術家以鑄鐵合金材料,製作塑造了1931年至1945年中國抗日戰爭期間的全民族抗日將士英雄群雕215尊。按照他們當年所在的地域來確定雕塑的位置。我們熟悉的有孫立人,胡耀邦,習仲勛,葉劍英,宋美齡,蔣中正,張學良,周恩來,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張自忠,賀龍,鄧小平,陳毅,彭德懷,林彪等。壯士中,唯一健在的是上將張震,如今近百歲高齡。鐵鑄塑像高兩米,盡量保持資料上的原形。站像後面的地面有簡介,正是“國人到此,低頭致敬”之意。廣場面積約1萬平方米。
正參觀中,在博物館工作過九年的周孟修老師趕來了,他也是那位正面廣場講解員的輔導老師。不一會兒,樊建川館長也在百忙之中趕來接見我們。我們和樊館長,周老師一起拍照留念,然後由樊館長, 周孟修老師親自為我們一一介紹了廣場上的主要“壯士”。
據說,樊建川館長煩悶的時候,就來這裡坐坐,和壯士們靜默地待在一起,過不了多久, “他又會幹勁十足”。
建川博物館聚落由民營企業家樊建川創建,匠心獨具地突破了傳統意義上單純的“博物館”概念,在國內第一次將多達30餘個博物館匯集在一起,而且還進一步將各種企業的配套如酒店,茶館,文物商店等各種商業等匯集在一起,讓這些配套設施呈現亞博物館狀態,形成一個集藏品展示,教育研究,旅遊休閒,收藏交流,藝術博覽,影視拍攝等多項功能為一體的新概念博物館和中國百年文博旅遊及鄉村休閒度假旅遊目的地。
一個人窮其畢生所得和他的心血,精力,情感而建此類博物館,這是什麼精神?樊建川館長建館的宗旨是“重溫歷史, 銘記歷史,銘記國恥,緬懷先烈。” 他說:“建博物館,收藏文物是為了記錄和還原歷史,這不僅僅是為了紀念,而是為了讓每個人的心靈都直接面對民族創傷,讓戰爭的記憶成為民族的思想資源”。
建川博物館館長樊建川在2008年5月17日上午與美國前總統喬治•布什共同接受美國布萊恩特大學榮譽博士學位。布萊恩特大學授予樊建川博士學位的原因是“因為他建成中國最大的民間博物館,為公眾事業做出傑出貢獻”。
天黑了,我們就近到位於建川博物館聚落中心區,小龍河畔的阿慶嫂休閒莊用晚餐, 然後摸黑返回成都。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