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統會秘書組

卡城促統會組團參觀訪問中國抗戰紀念場館之三

(二).參觀江蘇南京民間抗戰博物館

十月十八日下午,在卡城促統會中文秘書暨抗日戰爭史實維護會副會長、原中國駐印度武官處,武官杜武先生長子杜融先生帶領下,我們一行二十九人來到南京民間抗戰博物館。,江蘇省第一座它是由個人創辦的,反映南京人民抗日鬥爭歷史的民間綜合性專題博物館,也是中國為數不多的民辦抗戰歷史博物館館之一。這個博物館原址是一個四層樓的庫房,由南京市民吳先斌先生個人投資改建。

吳先生是位民營企業家,五十多嵗,曾經在南京經營過一家裝飾工廠。開博物館八年,以廠養館。用他的話說,“酸甜苦辣,走過了博物館的'抗戰八年'”。館員張志明表示吳館長的經濟實力也不是十分雄厚的,“裝飾廠早已不開,完全靠著房租在養著10名員工,每人每月工資3000多,加上水電等成本,核算一年開支費用要上百萬元。這就耗掉吳館長年收入的近四成。”這個舘是完全非營利的,而且吳先生既非歷史學者,又非軍人後代,是什麽樣的使命感促使他這位普通的南京市民做出這樣讓人們感受到震撼的事業的呢。我們就是帶著這樣的疑問來到了博物館的門口。

大門外一張大黄紙上面書寫着<<熱烈歡迎加拿大參觀團>>。三楼展示廳,迎門鐫刻有巨幅的《義勇軍進行曲》詞譜,側面懸掛72張1937年的那場大屠殺倖存者照片。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占地500多平方米,佔地不大,卻耗費了吳先斌先生八年的心血和三千萬元的投入。整個展館佈局簡樸、凝重,震撼人心。館內珍藏文物3700餘件,包括300餘張侵華日軍的作戰地圖,記錄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照片、實物,各種抗戰的獎章,勳章,以及終生致力於南京大屠殺研究的華裔女作家、歷史學家張純如女士採訪倖存者的影像資料和書籍等珍貴歷史文物的原件。吳館長把四樓作為資料室,陳列著有關抗日戰爭的書籍4萬餘冊。這個“草根”博物館雖小,但名氣不小,從2006年至今,已接待過多達16萬參觀者,每年平均接待兩萬餘人,他們都是對這段歷史真正有感知的人。

我們原定兩點抵達,結果提前了一點多小時就到了,等到吳館長聘請的能說粵語的義工們兩點前趕到時,吳館長已經親自上陣充當解説員,帶領我們已參觀了半個陳列室。為省錢,吳先斌既當館長,又當研究員。有空時又會親自當講解員,親自為參觀者講解。當天由於我們的提前到達,有幸一睹吳館長親自講解的風采。

吳先斌館長帶領我們參觀展示廳,並做了非常細緻的講解,介紹了創立博物館的初衷以及每件文物的來源和歷史故事,談到建立博物館的初衷,他強調的是“喜歡、願意”。坦承。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是爲了紀念那些為中華民族之生存而犧牲自己的抗日烈士!在那個父老飽受屈辱,慘遭敵人殘忍屠殺的年代,是他們用年輕生命,撲向戰火,血染沙場、為國捐軀、換來今天的和平。博物館的宗旨就是爲了是銘記先烈,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其間,吳館長還就大家提出的問題一一解答,他說:“<<自從成立了这个博物馆以后,我才算真正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感的来源。”>>吳館長

三樓陳列廳包括“1937南京記憶”,“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抗戰風雲”,“抗戰文獻”,“抗戰徽章”等幾部分。與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不同的是,這裡更注重南京歷史的變遷。存放的資料珍貴程度並不遜色,讓參觀者看完覺得彷彿歷史就發生在昨天。

爲了感謝主人的盛情,杜融先生向該舘捐贈了含有120G數據量的有關抗戰歷史資料的光盤。民間抗戰紀念博物館贈送給每位團友一個大紙袋:包括一份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主辦的報刊<<抗戰>>2014年3月,第2期,總第8期,一本印有烈士們照片和語錄的記事本, 一枚博物館紀念徽章。這一枚博物館徽章是依照2007年吳館長無意中淘到發現的的一個牛角烟絲盒上面刻畫的文字和形象而製作的。烟絲盒一面刻畫著一個戎裝的士兵單手持槍、大步向前的姿勢,另一面刻有“共赴國難”四個大字,以及它主人的名字“第四旅七班張士元製”。想必是隸屬于中國國民革命軍“第四旅七班”一個名叫“張士元”的普通戰士的隨身物品。現在,這個持槍“共赴國難”的士兵形象,和“NO WAR”(反對戰爭),已經成為“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的館徽。這個“鎮館之寶”在明亮的玻璃盒中,緩慢地旋轉著,向每一個參觀者昭示著那段屬於“張士元”個人、也屬於全民族的苦難的時刻。也同樣彰顯著中國抗戰軍人的不屈不撓的、不朽精神。經過長時間的打磨和歲月的沉澱,烟絲盒的棱角已經變得圓潤,在燈光的折射下散發出溫潤的光暈。存放烟絲盒的玻璃展櫃,和博物館內的展櫃、裝飾品都是吳館長為了省經費,自己一手佈置和打造的。爲了找查張士元,吳先斌館長曾多方尋求媒體幫助,搜尋張士元的信息,但至今沒有任何結果。吳先斌感嘆的說:“這應該是能寫一手好毛筆字的手,最後卻拿了一杆槍。”

NO WAR 是當年深受戰爭之苦的人們最渴望的一句話,每天沐浴著和平的陽光的我們是無法體會的。而“共赴國難”的精神,不僅是戰爭年代,和平年代更要傳承下去。參觀者可以免費自取這一枚博物館徽章。
我們就是佩戴着後面刻“血勇光荣”四個字和2010.12.13制的博物館徽章,參加了成都中國遠征軍健在老兵座談會。

我們集體在記念簿上簽了名,在簽名的另一面寫下“不忘國恥,振興中華”---加拿大卡尔加里華僑參觀團,2014年10月18日于南京。然後和吳館長,義工們拍照留念。他們現在已把我們的照片和訪問報導放上在他們的網頁上。
國家博物藏品代表國家的記憶,那麽民間博物館收藏則代表民間的記憶,二者相輔相成才是民族的完整記憶。民間博物館沒有官辦博物館的經費,濟“外援撥款”,若真有一天,博物館走到了窮途末路、無法支撐,吳館長願把館內所有文物、史料捐贈給大學,讓年輕人能夠延續對歷史的思考。
吳先斌是位民營企業家,在南京經營著一家裝飾工廠。開博物館八年,以廠養館,用他的話說,“酸甜苦辣,走過了博物館的'抗戰八年'”。館員張志明告訴記者,其實,吳館長的經濟實力不是十分雄厚。“裝飾廠早已不開,完全靠著房租在養10名員工,每人每月工資3000多,加上水電等成本,核算一年開支費用要上百萬元,耗掉每年吳館長掙錢的近四成。”
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紀念那些為民族之生存而犧牲自己的抗日烈士!在那個父老飽受屈辱,慘遭敵人殘忍屠殺的年代,是他們用年輕生命,撲向戰火,血染沙場、為國捐軀、換來今天的和平。博物館的宗旨是銘記先烈。
《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現在已經被命名為《中國民主建國會中央委員會》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也被授予“《社會科學普及基地》”的稱號。

為了珍愛和平,我們不忘戰爭。
向為民族存亡拋頭顱,灑熱血的每一名戰士致敬!

 

博物馆徽章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